Life-43.jpg  

一如往常的星期五Lab meeting,

原本以為會快快結束... 可以開心的去度週末,

誰知道!! 臭哥(*註1) 一出口, meeting 莫名的多出傷停時間兩小時!!

地點: 轉溫國 一樓教室

參戰人員: (同盟國) 阿黃, 助理學姊群3人, 博士後2人, 博士班2人, 碩四2人, 碩二5人, 碩一5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邪惡獨裁-軸心國) 臭哥

導火線:

(1) 臭哥想要開同位素*(註2)操作的workshop,因為覺得自己繳了很多學費, 實驗室又自許為同位素操作的頂尖實驗室, 沒有學習到這獨門技術此生會感到很[遺憾],

     臭哥不滿一開始使用同位素操作時需要有人帶, 然後受限於[法律], 導致自己的實驗遲遲無法進行, 想請求老師幫忙安排講解課程。

(2) 臭哥儀器保養和一位學弟共同分配到清洗臥式水浴槽(共有三台), 它覺得兩個人清理會不好分配, 而且[技術(就)指(是)導(我)人對於清潔過程要求嚴格],

     說洗一台要花一天的時間... 是否可以多安排一個人變成三個人, 一人一台剛剛好... 才不會影響到實驗的進行...

以上兩點... 開啟了今日的戰火!!

 

臭哥主張:

臭哥說, 我們實驗室是農學院[唯一]有操作同位素的實驗室, 所以要進行試驗前必須學習怎麼操作, 之前開課都只有限少數人可以操作, 它沒有操作到同位素覺得很[遺憾],

然後礙於[法律!?]現在要開始進行實驗必須要有經驗的人帶才可以操作, 可是它沒有操作過, 不能作實驗, 所以一直沒有辦法進行論文...

而且之前暑假有詢問老師, 是否可以安排一位同學帶它, 或者是開個workshop, 然後自己就可以操作了~

還特別強調自己之前作過DIG, 技術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, 只是藥劑換成同位素...

同時又暗暗的指責[同位(靖)素(芬)管(學)理(姊)人]仗有著自己有管理的權利, 而不進行教學的工作, 真不知道自己繳那麼多學費給臺大, 可是卻又沒受到應有的[受教權],

希望老師能夠開workshop, 好讓它可以開始進行試驗...

 

同盟國 Ans:

(1) 關於實驗室早有制度, 研究法早就有開設同位素操作的試驗實習, 礙於是否有同學正在進行論文相關的, 以他們操作為主, 其它同學旁觀為輔,

(OS:這是實驗室的常理... 你自己的實驗不做誰要幫你做?) 這不需要再解釋...

而研究生若在實驗的過程中需要操作同位素, 於第一次操作時必須請學長姐看著操作, 爾後自己熟悉了便可單獨進行試驗,

(OS:我自己就請學長姐看了至少三次... 在我們實驗室操作同位素沒有[法律], 只有[人際關係], 你要操作同位素可以, 你手上也要有材料吧,

再來你連作過都沒作過就吵著說你要自己作, 誰敢讓你作阿!  這些年在實驗室累積的豐(磬)功(竹)偉(難)業(書)也讓大家聞風(臭哥之名)喪膽, 誰敢帶你?

到時候實驗結果作不好, 說不定還會在杯子裡偷偷加同位素殺人... OMG, 你說人際關係重不重要? 這跟受教權沒有什麼關係, 是態度!! 這個人受不受教!)

至於你強調之前有坐過DIG相關的試驗, 只是藥劑換了, 技術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...

(OS:我都恨不得要用安全的DIG作, 你這麼想要用同位素阿!! 這麼想屎嗎? 我的人生就算沒有做過同位素我也不會有遺憾... 依舊可以過的很精彩!)

總而言之, 這個以上的抱怨點很幼稚... 簡單的說就是人際關係不好, 又牽拖別人設定了一堆[法律], 然後又怪老師一直不給你作實驗,

博士班學生, 不是什麼都等著老師什麼都安排好好的, 要會自己找學習的方法,

以下是片片段段的句子, 因為臭哥一直在鬼打牆的抱怨...然後無限上綱...

在爭論中阿黃已經一次一次的給它臺階下了, 結果它自己反而把場子搞得越來越難看, 越難收拾...

現場原本對臭哥人格就不是很瞭解的碩一小菜鳥, 就此看破一切的無理取鬧,

長這麼大的人還不懂得尊師重道...

終於... 阿黃忍不住了: [我就是看你年紀大了, 還闖不出什麼,所以想幫助你!!]

陳欣滴順口開了一槍:[老師收你就是個恩惠了!!]

臭哥硬是要坳:[我覺得我沒有得到什麼幫助, 而且我也沒有領薪水, 因為我覺得沒有做什麼事不該拿錢... 這樣對不起我的良心...]

(OS:好吧... 你沒有幫助... 你還留著幹嘛...?)

有很多很多的廢話我都記不住了... 算了... 不寫了...

 

(2) 至於臥式水浴... 我本人以前在轉溫國缺男人的情況下一個人洗了六台,

臭哥:不要拿以前的制度來說... [技術(就)指(是)導(我)人要求嚴格], 洗一台要花一天的時間... 想說三台剛好三個人分比較公平...

(OS: 去你的!! 擺明想陰我!! 我就舉手, 我說我就是技術指導人)

我解釋了: 我問他既然稱我為技術指導人, 請問你有問過我怎麼清洗保養嗎?

臭哥: ㄜ, 有阿~ 學弟有問...巴拉巴拉巴拉~

我: 那是學弟來問我的, 你有來問嗎?

臭哥: 有, 我有在旁邊聽, 我有聽!

我: 那你知道為什麼我會要求學弟這樣作嗎?

臭哥: 我知道~我在旁邊聽...

我: 如果你照我的方法作應該不用洗一天吧, 而且也不是天天都在洗...巴拉巴拉巴拉...

我覺得我根本就是在對一個白癡的人講話... 它在稱我為[技術指導員]的同時我就已經火大了...而且我還坐在它的旁邊...

擺明就是故意的, 當然, 我也不屑我的名字從它的爛嘴說出來... 慶幸!!

它根本沒有來問過我, 如果它肯來問我, 基於實驗安全的管理, 或許還會告訴它, 但不懂禮貌在先, 又背後桶人一刀,

這樣的態度... 認人都會懶的理它...

不管其他人的儀器保養項目重不重, 只考慮自己方不方便, 輕不輕鬆, 要求東要求西... 什麼都順你這樣有多好...

怎麼40多歲了, 來實驗室的資歷也有4年了, 沒有多好的表現還敢要求什麼... 老師已經順著你很多了... 還想怎樣?

實驗室要的應該是多分擔的能人, 而不是推拖又卸責的爛人...

所以, 阿黃又說了重話, (請自行想像阿黃用中氣十足的丹田講出~)

阿黃: 你今天已經給碩一新生一個最壞的示範!!

臭哥: 老師你講這點[最壞的示範]我不認同...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... 巴拉巴拉巴拉...

阿黃: 你跟老師講話的態度應該是這樣嗎? 我幫助你這麼多.... 巴拉巴拉巴拉...

臭哥: 我覺得我沒有得到什麼幫助... 巴拉巴拉巴拉

阿黃: 你這叫 [忘!恩!負!義!]... 巴拉巴拉巴拉...

臭哥:...

(OS: 你終於安靜了ㄏㄛ, 單挑阿黃... 你有種!!)

阿黃又開始巴拉巴拉巴拉...

前前後後約花了兩個小時在處理它的幼稚爭論... 

好冗長阿~

 

事情其實可以很簡單, 但為什麼要強詞奪理的瞎扯事實,

人有時候不要不要臉, 寧可讓大家看到你無理取鬧的弱點,

這次不是誰排擠你, 是你自己把弱點攤在大家眼前,

後來也不想多附和些什麼...

我越來越相信小舅說的 [40歲的男人, 如果還闖不出個名堂, 人生便會一蹶不振, 這是一個最禁不起失敗的人生階段...]

我已經覺得自己很無知了, 這世界上還有更無知的人...

該說什麼呢? 我也不知道...

 

註1: [臭哥]

別名CEO, 渣, 臭精油, 陳臭,

年約40多的人, 臉上有兩顆不舒服的疣,

很臭,衣服大概都穿兩天到一個星期不等...

只要它經過的地方都會有臭味...(不豪洨!!)

也有口臭... 是個虔誠的基督徒, 有省籍情結, 心血管疾病...

在外宣稱自己是陳老師...(要不要臉阿...) 

 

註2:[同位素]

無毒無色無味具有放射性的化學物質, 像是照X光還有核能會用到的,

具有半衰期, 就是放射強度會隨著時間而衰退, 一般作為追蹤使用,

暴露在同位素過久會使人頭暈想吐... 所以能不碰盡量不碰!!

但是可以快速得到一張data的好朋友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r.八 的頭像
Mr.八

[ Mr.八 ]

Mr.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